人是科技的尺度 信息才能创造价值 评今日头条记录短片《找到

广州玛特商贸有限公司

2019-01-31

  罗曼罗兰曾说过:“只要还有能力帮助别人,就没有权利袖手旁观。”这跟蜘蛛侠那句经典台词旨趣相通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”。

  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某种意义上,也形塑了当下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框架的基本逻辑:在部分互联网企业已从独立的商业实体,发展成为社会化网络重要枢纽和基础设施后,它们也理应秉持责任分量与自身能力匹配的原则,在商业利益的内生需求驱动下,生出更强劲的维护公共利益、增添社会福利的动力。

  为社会福祉总量做加法,为公众和个体带来裨益,是巨头型互联网平台们的应尽之责。问题来了:对互联网平台而言,该怎样将自身的技术能力与惠泽社会最大化地结合?

  在这方面,今日头条已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方法论。近日,今日头条推出了年度用户视频《找到》,讲述了7名用户在头条的帮助下得偿心愿的真实经历。

  这7名用户都曾在生活的十字路口如陷迷途、彷徨不已:他们有的是“寻二代”,从台湾到大陆寻亲,却发现找不到北;有的是农村合作社负责人,想依托猕猴桃产业带领村民脱贫,却苦于没技术、没名气、没销售通路;有的是单身母亲,想跟叛逆期女儿沟通,却找不到共同语言可通过头条的“两岸寻亲”项目、“山货上头条“电商扶贫、个性化内容的精准分发等,他们都找到了方向,走出了困境。

  他们或找到了同根一脉的亲人,或找到了致富路径,或找到了消弭代际隔膜的基本方式而这些都依托于今日头条自身的“找寻”:让信息找到需要它的人。

  让信息找到需要的人,帮助他们实现心愿和诉求,也将信息增益于社会连接的公共价值最大化,本质上,这也是今日头条的slogan“信息创造价值”的题中之义。

  信息是有价值的,这是很多对“信息化”等语汇濡染已久的人的基本认知,但对于信息究竟能创造什么价值,他们未必说得清楚。

  事实上,每个人都是信息消费者,因为谁都有基于减少不确定性诉求而产生的信息需求。被需要就意味着价值,置于市场经济的供需思维下,它必然产生经济价值。从经济视角看,也只有通过充分、对称的信息供应规避“市场失灵”,才能避免局部市场里的资源错配。

  但信息的价值远不止在市场维度和经济领域,其作用浸透到社会层面,会让整个社会都受到影响,从个体到企业无远弗届。

  现实中,很多人遭遇困境的根本症结,就在于有效信息的匮乏。看起来我们身处的社会“信息爆炸”“信息过载”,包罗万象的信息海量供给,可其背面却是“有效信息匮乏”,我们想要得到的信息得不到,或是获取成本很高,得到的信息却是不需要的,这也是信息供给侧的结构性失衡。而解决这种失衡,就是在解决民众痛点。

  拿两岸寻亲来说,其首要问题就是怎样更精准地找到亲人,避免“大海捞针”式的寻亲困境;再就扶贫看,当下很多贫困人口脱贫最大的掣肘就是信息匮乏,涉三农的政策、市场、科技、农资等方面有用信息缺乏,使得他们农货产销脱钩、上行无路、销售无门,结果只能是脱贫无力;再拿代际沟通来说,代际隔膜的本质就是两代人缺少兴趣想法等信息的连接路径、相容渠道。

  这些因有效信息匮乏而来的痛点,正是今日头条用信息创造社会价值的切口。作为国内最大的信息分发平台,今日头条能以信息、技术合力推动下的精准有效赋能,让用户找到他们所需的信息这既可能是寻亲有效线索,也可能是致富经和解决各式难题的办法。

  比如,为了帮助很多踏上寻亲路的“寻二代”找到亲人,今日头条用“信息+技术”为其助力,其公益项目“头条寻人”借助精准地域弹窗技术,对寻亲信息进行定向地域推送,并依托庞大用户基数发动网民参与,这既帮助很多人达成心愿,也助益了两岸民间交流。

  又如,为帮助贫困人群脱贫,今日头条充分利用其信息分发优势,将“人找信息”变成“信息找人”,实现帮扶需求与供给的高效对接和精准匹配,为许多农民带来了大量的脱贫增收机会。除了发起“山货上头条”等项目帮助农民卖农货、设置三农频道传授产业技能,它还推出了三农合伙人计划,推动三农信息普惠、“在线知识下乡”。

  诸如此类的信息,着眼的就是给普通人直接创造价值,也让普通人借力有效信息的价值去实现自我价值。这样的“移动互联网+信息赋能”,让信息变得更有温度,而不是冷冰冰的数据流动,也彰显出了科技的价值导向技术不是无情物,人是技术的尺度,所有的信息和技术,都该带有人文情怀,以增益于公共福祉为基本向度,而不可为其做减法。

  依托自身的精准推荐技术能力,让信息找到需要的人,进而让信息在助益社会方面创造出更大的价值,也跟广义上的“公益”概念吻合。

  有人说:商业是最大的公益。这话未必确切,但毫无疑问,商业跟公益应以合理自洽的方式结合,这也是最理想的社会责任践行方式。

  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波特就曾指出,“没有一家企业会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源来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,它们必须选取和自己的业务有交叉的社会问题来解决。”在他看来,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分两种:一种是反应型的,也就是做个良好的“企业公民”,履责方式以爱心捐款为主;一种是战略型的,寻找能为企业和社会创造共享价值的机会。他认为,前者能给企业带来竞争优势,但很难持久;只有通过战略性地承担社会责任,企业才能对社会施以最大的积极影响,那些裨益社会的行动才能持久。

  这跟“新社会企业”的理念如出一辙。所谓的“新社会企业”,指的是“承担着信息社会基础设施的功能,具有高度技术能力,在具体领域占据市场领先的超级互联网平台,它们具备业务生态的多样性,有自觉履行平台治理和社会责任的强烈意识,具有广泛正面社会影响力”。

  今日头条用信息为更多人创造价值,就体现出了“新社会企业”的特点。选择以信息为切口,利用自身的信息和技术优势,致力于解决人们“有效信息匮乏”的痛点,就是将践行社会责任跟“用己之长”结合,将“尽自己之力而为”和“应他人之需而行”兼顾。

  而这样的履责路径,也是科技伦理观的进阶:从早些年谷歌的“不作恶”,到如今今日头条的“信息创造价值”,还有部分互联网平台推崇的价值共享、深层赋能,这无疑是技术伦理从“守住底线”到“抬高上限”由低到高的两个层次,体现出的社会责任感梯度也是向上的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今日头条在用信息赋能践行社会责任的同时,也不断用公益丰富信息的内涵、提升信息的价值。将“信息公益”作为切入点,更是开辟了平台化履责的新范式。

  在今日头条的“信息公益”盘子里,既有“头条寻人”和“寻找革命烈士后人”等项目,也有“山货上头条”方式和“三农合伙人”计划;既有跟多个公益项目对接的“捐时间”项目,将用户使用时间转换成公益金帮助病童,也有与国内几大公益机构合作的“声量计划”,意在帮助公益组织更好地找到受助对象、进行精准公益推广;既有鼓励以新形式、新内容让传统文化更富生命力的“国风计划”,也有旨在改善信息环境的“头条辟谣”这些在注解了“信息公益”内涵的同时,也扩大了其惠泽面。

  以“信息找人”的方式,让信息为社会和个体创造更多价值,增进的是社会福祉,彰显的是社会责任。对互联网平台而言,将为社会创造价值作为技术创新、模式迭代的重要目的,也是积极正向的“企业三观”:这既是“在成就他人中成就自己”,也是与社会期许同向而行。